博客年龄:8年3个月
访问:?
文章:22篇

个人描述

姓名:郝成职业:记者年龄:27位置:中国,北京个性介绍:林无静树,川无停流

“吴保全诽谤案”再审 渐近真相?

标签: 吴保全  7月3日  再审  开庭 
2009-07-17 17:53 阅读(?)评论(0)

       7月3日,吴保全在经历法院以“诽谤政府”为其定罪,上诉遭加刑一年之后,已度过14个月监牢生活的他,从公诉人口中得知,被自己“诽谤”的自然人竟是前市委书记……
     当日,鄂尔多斯市中院第二次做出发回重申的判决,两次发贴换来两度跨省追捕的他,等待着东胜区法院第三次判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吴保全诽谤案”再审开庭  渐近真相?

      “吴保全诽谤案”经媒体报道后,舆论纷起,直指当地法院创造“诽谤政府罪”和“上诉再加刑”之荒诞。不久,当地法院启动监督程序,该案进入再审阶段,舆论一度认为,此番大有希望。
      然而,7月3日,在鄂尔多斯市中院的公开审判和判决结果,似乎与舆论的期待相去甚远。有法律专家指出,发回重审,将意味着可能存在一个漫长的法律程序……
      “鄂尔多斯正在创造一个司法奇观!”前来旁听此案的一位律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模仿原市委书记说话=诽谤罪?
      上午十点,开庭,200座法庭内座无虚席,且后排站了不少人。
     “腰带太紧了,我心脏不好,胸闷,能不能请法警帮忙松一下?”戴械具出庭的吴保全向法官请求道。
    “如果各位法官能够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判决,不像我之前遇到的那些一样的话……”当主审法官询问他是否对法官及公诉人人选有异议时,他说。
    “吴保全在发帖中模仿前鄂尔多斯市市委书记云峰的口气写道:你们上访,我就是皇上,今天是你的领导,明天是中国的皇上!你们到哪里都是我的人,小小百姓算个屁!”当听到检察员说这段话的时候,正低头翻看材料的吴保全猛然抬起头看着对方。
     这是第一次,他听到了公诉人提及被诽谤的有名有姓的自然人,之前都只是“他人及政府”或者“鄂尔多斯主要领导及政府”。
    “如果我在帖子中诽谤了云峰,对不起,那请你让云峰来和我打官司,这不该是公诉案件。”吴保全辩道:“第一次发贴,我确实在帖子里提到了云峰,但我已经为此被拘留十天了,第二次发贴是没有具体人名字的。至于第二次发贴内容里有部分第一次发贴的内容,我只是为了讲述我曾因为发这样的帖子而遭到拘留这个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市委书记的形象=国家利益?
    “之所以是公诉而非自诉,是因为吴保全的帖子严重损害了前市委书记云峰的形象,而云峰的形象也是鄂尔多斯的形象,鄂尔多斯更是中国的一部分,所以吴保全的帖子不仅对云峰构成了诽谤,更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……”检方以这样的逻辑回应对“公诉”问题的质疑。
    代理律师要求检方依照法律递交诽谤罪构成后果的证据,即对于云峰是否造成死亡、精神抑郁等事实后果和鄂尔多斯市具体的损失。
   “吴保全的帖子发出后,部分不明真相的网友回帖谩骂,损害了政府形象;康巴什村民上访活动加剧,扰乱社会治安。”
    检方这一说法遭到代理律师证据上的反驳:当时吴保全发在几个网站上的帖子,总计点击量不到1000,回帖不到20个;政府形象是由政府行为来决定的,吴保全帖子中所说的政府行为,为媒体报道所证实。至于加剧上访活动,吴保全发贴后,并无大规模上访,对方提交的当地警方出警纪录增加,与吴保全发贴无直接联系。
    在双方提交证据环节中,吴保全对检方提交的部分审讯笔录提出反对:“当时的审讯,是在侮辱、殴打我的情况下进行的,所以笔录应当不予采用。”
    经过长达四个多小时的庭审,下午2点10分,吴保全作最后陈述,但刚说“我认为这是对我的打击报复”便被主审法官打断,只说了一句“我认为自己无罪,希望当庭释放”。
    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半小时,下午2点40,主审法官宣布判决:证据不足,发挥重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心办坏事”的吴保全?
     庭审中,公诉人一度说吴保全是“好心办成了坏事”,似乎对吴保全通过发贴替村民维权表示认可。
    “吴保全在里面多呆一天,我们亏欠他的就越多”一位女村民在厅外得知判决结果后哭着说,她认为这样的结果,法院有被操纵的嫌疑。因为此前有法官和检察院的人告诉村民和媒体,吴保全的事情,由“市里”决定。更有舆论认为“上诉加刑”完全是打击报复。
    “就算有天大的恨,吴保全被关了一年多了,也该解恨了吧?”
    “检察院的在法庭上说那么多不管,说保全性格偏执也不管,一等到保全说话,法官就打住他不让说了,保全的话筒都有十来分钟是没有声音的……走过场你也走得好看点啊。”
    村民七口八舌的议论着,看到吴保全的哥哥和姐姐走来,便问起了吴保全女儿的中考情况:“娃子(吴保全家中最小,亲戚都叫他“娃子”)可想女儿了,成绩出来了的话,一定要给他说一声。”
    “娃子是个好人!老天保佑他着了!”村民们听到家属正在给吴保全办理取保候审,便祝愿说。村民甚至开始幻想见到吴保全的情形,但马上有人想到今年2月19日吴保全被释放,第二天便又被骗回去的事情(吴保全在庭上质疑此事时被法官喊停),多有忧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被搁置的土地维权
      许多关于征地的文件成为庭审中双方证据,同时也成为庭辩的重要内容,吴保全所发的帖子《鄂尔多斯市浮华背后的真实情况———一些不敢公示的秘密》(以下简称《鄂市秘密》)里绝大多数内容是关于康巴什地区征地的,对此的争辩将决定着诽谤罪里的构成要件——是否“捏造事实”。
    然而此项争辩,双方均因主审法官提示“与本案无直接联系”而简化。但吴保全还是重提了上一次庭审中,检方叫来作证的村民当庭宣布自己是被蒙骗来作假证的,并大声称“你们是在非帮我”!
    政府是否如吴保全发贴所言,未能践行征地前承诺及严格按照相关法规征地?这一问题其实早已为媒体的调查报道所回答。
   “保全是为了给大家维权进去的,我们现在要继续维权,而且要坚持保全的维权办法——用法律来讨个公道。”村民表示要继续对征地中存在的问题,诸如补偿价和征地合法性等问题,进行法律上的追问。之前在吴保全被捕后,村民曾一度暂停土地维权。
    而记者了解到,移民村也将面临新的一轮拆迁,这次拆迁的目的,则将村民再移回到他们过去的土地上——那里正在迅速生长着无数个高楼而非庄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手记 :“公开审理”的怪异
       前往鄂尔多斯的列车上,有人偶尔谈到吴保全,随即许多人参与了这个话题,而当有人不经意透露2天后将公开审理“吴保全诽谤案”的消息后,许多人感到震惊——没有人知道“吴保全”诽谤案将于何时开庭。
     那份贴在市中院公告栏里的公告说,7月3日上午10时公开审理吴保全诽谤,落款是6月19日——没有媒体对此进行报道。
    小旅馆的老板听说记者要去旁听,叮嘱“千万不要说你是记者”并决定动用他的关系帮记者进去,“你一个外地人,没有关系恐怕不好进去”。
    开庭当日大清早,来自康巴什的许多村民便等在中院门外,但不少人却被“已坐满”的理由拦在门外。法警一再强调所有人存包,不许带入纸笔手机,酒味浓重的法警队长则命令一位男记者删除在大门外拍到的照片。
    然而记者发现不断有人挎着包拿着手机进入——后经证实,当日有上百名警察便衣进入旁听。
    近5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,有两位记者再次被法警留下翻包。而吴保全的亲属及部分村民,则遭到陌生人跟踪、盯梢,更有村民遭到警察质问“有没有去和记者会面”,“小心逮了你”……
    7月6日,移民村党员和各小队队长被安排登机赴京旅游,实际上,在7月3日之前,当地政府便在催促出游,遭到多数人拒绝。由村民猜测此举为的是防止村民在开庭期间与记者接触,因为各队队长多是早期维权代表,深知征地细节,且多数因上访被拘留过。

分享到:
  最后修改于 2009-07-20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该日志已被搜狐首页录用:http://www.sohu.com/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